爪機書屋 > 玄幻魔法 > 我能看到世界屬性 > 正文

爪機書屋手機版:https://m.zhuaji.org

第220章 圍剿行動 上

作者:絕·影所屬:玄幻魔法書名:我能看到世界屬性直達底部↓
(←快捷鍵)<<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我是不懂,但是我能預料到你跟快就要跟著部隊上戰場了。”索哈娜說道。

     帝國幾乎所有所屬的巫師團都聚集在這里,這種情況從來沒有過,即便是塔科瑪城事件的時候也沒有聚集這么多人。

     博格人入侵的事情已經開始在眾人口中瘋傳

     能夠來到這里的人多少心里都有準備,即便是真的要戰斗至少要讓自己的巫師組織將一切準備得當。

     “我聽說這次菲利普親王和大公爵也親自過來了,估計會議上會吵得很厲害吧”索哈娜繼續說卻發現自家的首領根本沒有在聽,一直在認真閱讀手上的信件。

     表情有著微妙的變化

     “肖恩遇到問題了。”

     “我聽說的奧羅城最近一段時間都在忙于建設,遇到一點問題很正常。”索哈娜隨口說道,心里也是無奈。

     從上一次回來之后自己一只敬愛的這位首領,遮天之翼的領頭人紅龍女巫弗蕾莉亞伊古伊爾對上次來到總部的男人態度發生了打轉變。

     兩人一起生活了這么久,即便是一點點的情緒變化相互都能夠感覺得到。

     只是讓索哈娜不解的是肖恩好像是在里耶提斯隊伍出走的時候離開的吧,而弗蕾莉亞則是帶著隊伍離開的,兩個根本碰不到一塊兒然而關系卻發生了變化。

     實在不解

     “不是這個”弗蕾莉亞皺起眉頭說。

     “肖恩覺得這次博格人發動的戰爭大概和古神的信徒有關。”

     這話一出就連索哈娜也緊張起來。

     湊過來信中看

     正好是肖恩最后寄過來的信件,里面講訴了一個能夠讓人變得強大的吊墜名字叫做洛夫克拉吊墜,然后順帶將那句話也抄寫在了信中。

     這種與黑暗邪神有關的話語正是古神信徒們常常掛在嘴邊說的,上次在塔科瑪舊城的時候弗蕾莉亞就聽章魚人和深淺者說過類似的語句。

     “那我們怎么辦要不要將這件事情匯報給親王殿下”

     “肖恩希望我們不要告訴其他人而去調查一下不過”

     弗蕾莉亞運轉魔法偵查在紙頁上掃過,一段淡淡的光暈閃過紙頁上出現了另外的指紋,在自己之前至少有三個以上的人解除過這封信件。

     如果信件是由肖恩親自寫的話最多兩個人解除過,而現在出現了這么多人

     顯然這封信在來到這里前就已經被人拆開看過,只不過它偽裝得很好,看了之后再次按照原本的樣子密封好。制作得如此完美恐怕是直接用了時光回溯的魔法,只不過這樣的魔法無法完全磨滅所有的痕跡。

     而且里耶提斯中能夠運用那種魔法的人少之又少,弗蕾莉亞不用去數都知道具體有誰能夠使用它

     “恐怕我們還得故作向親王殿下匯報。”

     弗蕾莉亞看著手中的信件,而索哈娜也在一旁點頭答應。

     “你覺得我們多派一些人手到奧羅城怎么樣”

     “好是好,只是接下來或許會要求我們帶隊前往北方,如果遮天之翼派遣的人員太少,親王殿下那邊會不會不好交代。”索哈娜擔憂的說道。

     “這關系到很多人的生死問題,至少派遣他們到奧羅城會比在戰場上安全一些,這些年來我們訓練的新人從未上過真正的戰場,我當心那些姑娘們根本沒法適應那樣的環境。”

     普通的傭兵任務與你死我活的戰場不一樣,雖然同樣危險但是戰場上卻更為殘酷,弗蕾莉亞想要給自己的組織多留下一些人員。

     “那樣的話最好快一點下令,否則國王的命令下來我們就沒有思考的余地了。”

     就在兩人為留人的事商討的時候巫師塔看臺的另一頭,一個聲音打斷了兩人的交談。

     “這不是弗蕾莉亞么好久不見了。”

     同樣是一個女『性』的聲音。

     弗蕾莉亞順著聲音回頭,看到一個身著黑『色』緊身長裙,雙肩大片『裸』『露』在外的綠『色』頭發女人走了過來。

     “法瑟琳布萊爾。”弗蕾莉亞叫出了這個連嘴唇都涂抹著黑『色』唇油的女人。

     一個來自帝國北方黑玫瑰組織的頭目,同時在很多次交鋒中都與自己有些過節的女巫并且等級還跟自己一樣,或許要更強一點點,總之眼前這個女人在弗蕾莉亞心中沒有一絲好感。

     若不是同屬于巴沙蘭帝國陣營,或許兩人永遠不見面是最好。

     “看來你對我的印象還很深嘛。”動人的聲音足以讓周圍的男巫動容。

     “我也沒想到你還記得我”弗蕾莉亞也笑著回復說。

     兩人最后一次見面大概是七八年前了吧,這么長時間對方的容顏看上去一點兒也沒有變化,甚至越發撩人、『性』感。

     “我聽說你前段時間差一點在塔科瑪事件中遇難,最后還是仰仗著敵人內部出了問題才勉強活下來你可真是好命”

     “很不巧,我總是能夠有幸活下來。”

     “呵”

     法瑟琳黑亮而妖媚的嘴唇『露』出笑容。

     “真希望你能夠在未來的戰斗中也有這么幸運,否則我會少了很多樂趣的。”

     “真巧我也這么想的。”

     弗蕾莉亞毫不示弱的回答。

     “哼”

     周圍還有其他巫師在,兩人的聊天不過是相互嘲諷幾句就罷了。

     不過就在對方轉身的一剎那,圍繞著纖腰的金『色』飾品在陽光照『射』下晃了一眼弗蕾莉亞的眼睛

     “這個女人還是這么傲慢。”

     “索哈娜你剛才注意到她腰間的束帶沒有,中央有一個太陽的紋章。”

     “哪里我沒注意看。”

     “不對,我剛才看到了一眼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應該是艾達克地區太陽王的徽記。”看著身旁的索哈娜弗蕾莉亞驚訝的說。

     另一邊奧羅城內

     三天時間里肖恩有熱河空閑時間都不出門,甚至于將辦公桌都搬到了沙盤附近來。

     目的就是要時刻觀察整個奧羅城里的動向

     一旦叛軍有大隊人馬出現在城里,自己便能夠在第一時間派人過去剿滅對方。

     眼下可不是藏拙的時候,無論沙盤上出現了任何紅『色』的點點都代表著危險,因為不知道古神的信徒會不會混跡在里面,所以紅名都是怪百镀一下“我能看到世界屬性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赚钱快方法稳